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百六十四章 大结局(上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齐妙仰头,今日第一次认真的去看新帝的脸。许久之后才嘲讽的一笑,道:“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新帝想不到齐妙开口竟然说的是这么一句,他的脸色有一瞬迷茫,随即便是羞怒:“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?朕如今已是皇帝,再也没有人会看轻朕,陷害朕,对朕都小心翼翼,就连太后也是如此,你却敢对朕这样说话!你是不是觉得朕看着你的救命之恩上,就不会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侠义心肠性情直率的皇子殿下了。”齐妙垂眸看向别处,即便被挑着下巴,依旧倔强的不肯去看他:“你死了心吧,我不会从你的。莫说你封我为妃子,就是封我做皇后,我也不会从命。我是白子衿明媒正娶的妻子,这一生就只是他的妻子。至于你如今是皇帝也好,是皇子也好,旁人对你是小心翼翼也好,是不理不睬也好,这些于我都没有差别,因为在我眼中,你除了曾经是我的病患,现在也只是个卑劣的人罢了!”

    新帝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面前女子倔强的面容撩的他心生荡漾,她身上那如何都掩不住的淡雅花香让人闻着就觉得迷醉。她越是不从,就越能激起他的征服欲,他连天下都能收为囊中之物,难道一个小女子就不能得到?

    “好,你骂得好。朕的确卑劣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心心念念着你的夫婿?”

    “朕告诉你,别以为白希云能够安然流放。老四、老五,所有可能与朕争夺这个位置的人都已经被朕除掉了,你当朕会留着白希云?若不是看在你曾经救过朕一命的份儿上,就连你怀里这个小东西朕也要除掉!”新帝再也不能容忍齐妙的倔强,再度捏着她的下巴,强迫她看向自己。

    齐妙闻言浑身颤抖,奋力挣脱,又顾着怀里的孩子,下巴被新帝掐出明显的淤青,她心里已经恐惧至极,面上却依旧强作镇定,只有酸麻的手臂仿佛因为恐惧都已经抱不住怀里的孩子,泄露了她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这忍着眼泪的模样,看的新帝心头一软:“只要你点头答应,朕立即就去安排给你一个新的身世,封你为妃。朕也可以跟你保证,不杀你的元哥儿。”

    齐妙想起分别那日,白希云俊逸颀长的背影,想着他说会尽快来接她,如今却听见了新帝会杀了白希云这样的话,心里又怎么能好受?她现在只想一脚将人踹开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也的确是踹了。

    新帝被踢了小腿,虽不那么疼,可是羞辱之意却是明显。

    他沉下脸来,道:“你明知道朕的腿上受过伤,却还踢朕的伤腿,齐氏,你不要命了吗!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杀了我的夫婿,我自然会殉情而去,这条命我还要来做什么?”齐妙满心委屈和愤怒,自穿到了这个时代,她就没有过过安生日子,好容易得到幸福,却总有人会蹦出来捣乱。她知道这个封建的年代没有人权,不必希望帝王讲道理,可是这样说杀人就杀人,说抢人就抢人完全不讲道理的世界,也真的是让她忍耐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已经是皇上了,为何还要为难我一个小女子?先帝的旨意是命我们夫妻流放宁古塔,你却假借让我给先帝治病为由骗我入宫,将我囚禁在此处,还要让我不管我的夫君投入你的怀抱!你我相识也这么久,难道我的品德就这样不堪?你这是在侮辱我,诋毁我,也是在贬低你自己!”

    她愤怒时,双眸绽出水漾的光芒,比从前更加迷人。

    新帝看的痴迷,却也因他的辱骂而愤怒,大吼,声音震得屋内一阵回响:

    “你继续逞能也好,朕就先将这个小崽子办了,反正白希云的种朕也不打算留着,就先送他下去陪他爹!”

    齐妙怀中的婴孩被皇帝忽然而来的大吼吓住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孩子这样一哭,齐妙的眼泪也跟着不受控制的落下,“随你怎样说。我如今落在你手里,又无反抗之力,我能如何?你若要杀我的孩子,大不了我跟着一死就是,还能落个干净。下去陪我的夫君,也不算我辜负了我们夫妻一场的情谊。”

    “你!冥顽不灵!”新帝被齐妙气的面色铁青。

    齐妙擦了把泪,一面哄着孩子一面淡淡道:“至于你说的那些,我现在就告诉你,我不会从你,你若生气,就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新帝的拳头被握的咔咔作响,指节发白,若不是他强迫自己控制住怒气,恐怕拳头已经落在这个可恶的女人身上了。

    荣华富贵不好吗?

    一生享用不尽的尊崇不好吗?

    为何偏要执着一个死人,为何要与他这个帝王叫板?

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