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34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身后很久没有动静,宁珞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其实,刚刚知道景昀骗她出城要把她送走时候的那一肚子气,在这几日的忧虑和思谋中早已烟消云散了,现在的她,满心都是劫后重逢的甜蜜,恨不得和景昀腻在一起,再也不要分开。

    难道这样骂他两句就生气了?这不像是那个疼她到骨子里的景大哥啊。

    宁珞心中狐疑,却赌气不肯转身,这次要是再不给景昀点颜色看看,以后他肯定还是我行我素,出了事第一个念头就是先把她送走。

    “珞儿,”身后一暖,她的身子被抱住了,“对不住,是我的错,可我不后悔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景昀自然不是生气了,他把这件事情在脑中仔细重新走了一遍,得出了一个结论:“珞儿,身为男儿,自然要以妻儿的安危为第一要务,这些事情都是我惹出来的,只有安顿好了你们,我才能全心对付杨彦的阴谋,就算重来一百遍,我也还是会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宁珞气得转过身来,小拳头在他的胸膛上一阵乱捶:“景大哥你真是太坏了,知道错了还不改,我看你以后怎么教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景昀任凭她捶了一通发泄,这才握住了她的拳头,赔笑着道:“好了珞儿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,现在你可不能太生气太久,金大夫说了,这些日子你要安心静养。”

    宁珞气喘吁吁地倒在了他怀里,也懒得再计较了,最大的敌人已经清除,以后总该风平浪静了,也不会再有这样两难的抉择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相拥在一起,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一刻,景昀自然而然地轻抚着宁珞的发梢,细密的吻断断续续地落在了她的脸上、脖颈上,最后在她的颈窝停住了。

    那块玉牌好像又变了模样,底下莲座的血色又多了一道,看上去越发红了。

    “珞儿,谁碰过这块玉牌了吗?”景昀用手抚摸着,若有所思地问。

    宁珞低头一看,也有些困惑:“难道……是我在刺他的时候血溅上去了?”

    景昀的眸色一深,忽然抬起手来,用匕首在指尖轻轻一划,血滴落下来,瞬息之间渗入了玉牌的莲座之中,那莲座整个都红了,在那麒麟之下,显得分外昳丽夺目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宁珞慌忙夺过他的指尖,放在嘴里吸吮了两下,这才用力按住了。

    景昀哼了一声:“我夫人的挂饰,自然是要由我的血来守护。”

    宁珞嗔了他一眼:“这酸溜溜的,又吃什么干醋了?你不喜欢,我不戴了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会这么小气,戴着也无妨,毕竟是清虚道长的宝物,”景昀故作大方地道,“睡吧,撑了这么久,天都快亮了,养精蓄锐,明日还有好多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景昀做了一个长长的梦。

    那个曾经魂牵梦萦的女子再一次入梦而来,一袭白衣轻曳,梨花飘然而落,佳人回首一眸,令人心醉神驰。

    是的,他终于看清了这白衣女子的真容,那眉如远山,目似清泉,姿容绝色,雅致脱俗,和他想象中的一模一样,正是他这辈子同生共死的妻子宁珞。

    梦中的宁珞是如此得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,她视他为兄,对他恭谨有礼,却嫁给了杨彦。

    他黯然神伤却又无能为力,只能远赴沙场,在见不到她的地方刀尖舔血,在戎马生涯中麻木自己;等他回到京城,才发现心中的佳人过得如此艰辛,被困在别院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他和杨彦反目成仇,去夺取那至高之位,只为了佳人能有展颜一笑的可能,然而,血腥而残酷的杀戮之后,换来的不是宁珞的幸福,而是她已经被害身亡的噩耗。

    “陛下病危,天下动荡,你身为皇子,需以天下为己任。”

    “珞妹不在……我心已死,还谈什么家国天下,清虚道长,你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此言差矣,家国天下事关千千万万百姓的生死,若是侯爷能以天下为己任,造福于民,焉知不会有福报回报于身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她会有可能死而复生?”

    “死而复生并不是唯一之途,这千千世界变幻莫测,侯爷为何不试一试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梦中醒来的时候,景昀仰望着帐顶,梦中那十几年如行尸走肉一般的孤寂如影随形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梦中的他,努力做个好皇帝,亲贤臣、远小人,重民生、清党阀,兴水利、重边防,一年又一年,过着如苦行僧一般机械的日子,最后寿终正寝的那一日,他满含期待地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身旁传来了细密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景昀侧过脸去,看着那张在梦中描摹了无数次的脸庞。他抬起手来,指尖微微颤抖,轻轻地抚上了那小巧而秀气的鼻梁,又辗转而下,在那张娇嫩如花瓣的红唇上反复摩挲着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珞儿,他等了两世的珞儿。

    若是这一世还没有她,他该如果熬过这漫漫的日子?幸好,他们终于在这一世相识相知相爱,互许白头,可以携手共度余生。

    那羽睫颤了颤,悄无声息地睁了开来。

    那如墨般的双眸带着初醒的惺忪和慵懒,茫然在景昀脸上盯了片刻,景昀的呼吸一下子粗重了起来,便将她抱入了怀中,双臂使力,恨不得将她揉入身体中去。

    宁珞有点发懵,好一会儿嗔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……快松手,这不是在侯府呢。”

    “管它在哪里。”景昀将脸埋入了她的脖颈,贪婪地呼吸着她身上特有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,打雷般的敲门声响了起来,田公公在外面急急地叫道:“侯爷!快些起来,陛下醒了!要见你!”

  &nb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