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:转机(二合一章节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,而你们邪派人士,也同样如此。”

    江言点了点头,他心里其实也大抵猜到是怎么回事了,便继续听张重山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其实,现代一些武侠小说描写的也确实是事实,在过去的江湖中,自古正邪不两立,我们两派之间,也一直斗争个不停,互有损伤,如此一来,江湖便成了乱世,不过,我们双方都知道,双方如果一直这么斗下去,对我们双方均是不利,会让对我们一直虎视耽耽的朝廷鱼翁得利,因此,我们双方,互相有了一个约定,这个约定就是:我们双方各派三个人比三场武,三局两胜制,如果哪一方输了,从此就要离开华厦或者隐藏起来,不要再在江湖上兴风作浪。”

    “那场比武,就是一场盛会,几乎全华厦的武林正邪两派人士,全部参加了,因为,这关系到每一个武林人的命运,那场盛会是空前的,我们正派人士,分别派了少林武当峨嵋各派的顶级高手,而邪派人士,则是派了他们三名当时排名最前的三名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结果怎么样?”这时候,长平英问道。

    他少年心性,知道自己隐世一族的前身就是邪派人士,心里是巴不得邪派人士赢的,可是,这个问题不用问,也是有答案的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之所以成为了隐世一族,或许,就和那一场比武有关系,因为输者就是要隐藏起来的。

    果然,只听张重山道:“最后的比赛结果是,少林,武林,峨嵋派的三位顶尖高手,打败了邪派人士的三名高手,三战全胜,而邪派人士也是遵守约定,从此以后,在华厦各地隐藏了起来,成为隐世一族,他们就是你们的前身了。”

    江雷江啸长平英等人,点了点头,原来,他们隐世一族,居然有这样的渊源历史。

    “而邪派人士虽然隐藏了起来,但是我们正派人士,也是怕邪派人士说话不算话,怕他们隐藏不久,就又要出来兴风作浪,因此,我们正派人士的职责就是监视邪派人士。”

    “邪派人士或许也是厌倦了争斗了,此后,就一直风平浪静,逐渐的像是在华厦消失了样,我们正派人士心想,或许,他们已经组成了自己的世界,而随着社会在发展,在进步,武术,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不那么盛行,尤其是到了如今这个高科技的时代,武术更是不会登大雅之堂了,最终,邪派人士,变成了隐世一族,而我们正派人士,也就变成了国术一脉了!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知道,邪派人士毕竟人数众多,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,但他们也有后人,虽然他们曾经消失了,但难免他们的后人,不出来兴风作浪,因此,我们国术一脉的人,时刻对你们保持着警惕,但是,那么多年的恩怨,在很多年前已经得到了解决了,因此,我们只是对你们保持着警惕,并不想挑起争端,打破我们两派之间的宁静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听了张重山所说,江言这才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难怪只要隐世一族的人在外面的世界闹出一点动静,国术一脉的人便立马站了出来,原来就是怕隐世一族的人也就是邪派的后人出来闹事。

    而他们只是阻止,并不想把隐世一族的人怎么样了,原来只是不想挑起两族之间多年的恩怨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问题了,听了张重山说了国术一脉与隐世一族的恩怨,可是,这和自己的父亲,似乎没什么关系啊?张重山为什么要说这个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言看着张重山问道:“老前辈,听你这么一说,我才知道,原来,我们隐世家族的人,和你们国术一脉的人,还有如此深的渊源,只不过,我想问的是,这国术一脉和隐世家族之间的渊源,和我父亲江天的失踪,有什么关系不成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关系倒是没什么关系,不过,我说了这么多,只是想告诉你,我们国术一脉,虽然以监守你们隐世一族的人为目标,不过,我们却从不挑起两族之间的恩怨,因此,你父亲的失踪,也许并不是我们国术一脉的人所为,因为,我们国术一脉的人,如果囚禁你的父亲或者是把你父亲怎么样了,那可是重挑起两族恩怨的导火线啊,每一个国术一脉的人,都担不了这个罪名。因此,你父亲的失踪,也许和我们国术一脉的人,并没有关系,我也从没有听说过你父亲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江言听那张重山语气真诚,也不像是在撒谎,不禁心中颇为失望,原本以为,能从隐世一族人的口中得到自己父亲的下落,没想到,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老前辈,虽然没得到我父亲的消息,不过,还是要谢谢你的解答。”江言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见江言的表情有些落寞,张重山拍拍江言的肩膀,安慰道:“江言,事在人为,只要有一颗心,我相信,无论你父亲在哪里,最终你都能找得到他的。而且你放心,我这次也会在国术一脉的人当中,帮你打听打听,问有没有人见过你父亲,一有什么消息,我就会通知你!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老前辈了!”江言感激的冲张重山点了点头,他相信张重山在国术一脉当中,颇占份量,如果自己父亲的失踪,真的和国术一脉有关的话,那么,相信他能打出点消息来的。

    “江言,虽然我们今天是初次见面,不过,却感觉和你一见如故,不如你跟随我去武当派,咱们切磋切磋一下剑法如何?”这时候,张重山发出邀请道。

    和这样一位剑术高手把酒论剑,确实是人生快事,如果换作之前,江言一定会爽快的答应了,只不过,如今父亲仍然没有一点消息,他哪有这个闲心,只得婉言谢绝了。

    当下,江言便和张重山互相交换联系方式,以便以后联系。

    “老前辈,保重,待我完成我的心愿之后,一定会联系你,然后去武当山和你把酒论剑!”最后,江言拱了拱手朝张重山告别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江言带着江雷等人转身要走的时候,却见到张五张六二人互相挤眉弄眼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