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:各大门派(二合一章节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张重山笑道:“正所谓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,我刚刚的剑法,正是遵从这个道理,不过,每套剑法,都有其破绽所在,因此,我便把这剑法的破绽,藏在看起来最完美的招式里,这破绽,至今无人能识出,没想到,碰到江言你,就一眼给识出了!”

    听了张重山所说,江言这才点了点头,难怪之前见到他用树枝画圈,一个圈变成两个,两个变四个,四

    个变八个了,原来这就是太极的意义啊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,只是在电影电视里小说中才知道有太极剑法,只知道是非常的厉害,没想到,真正的太极剑法,远比电影电视里小说中的更加的厉害,能把剑法的破绽,修饰成最厉害的攻击剑术,令敌人迷惑,这才是最厉害的!”江言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厉害什么啊?遇到普通的高手,还可以唬唬人,但是,一旦遇到像江言你这样厉害的高手,那就不值一提了!”张重山笑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,您过奖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张重山又道:“其实,我们武当的太极剑法,要远比电影电视里小说中描述得要更加的厉害,只不过,太极剑法传到我们这一代,我们顶多只是学到其中的皮毛而已,要是换成是我们这一派的祖先们,他们的太极剑法,才叫真正的厉害,尤其是我们的祖先张三丰,据说他的剑法,已经达到了仙级别的,是我们这一代的人,丢了老祖先的脸了!”

    “张三丰?”江言听到这里,不禁是激动了起来:“你们的祖先是张三丰?”

    要知道,张三丰可是江言一直看的电影影视里最佩服和崇拜的人物,如今,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张三丰的后人,当然会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都是武当一脉的传人,而武当派的开派祖师,正是张三丰,我们自然是张三丰的后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如此,你们都姓张,原来都是张三丰的后人啊。”江言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姓张,倒并不是因为和张三丰有什么血脉关系,我们是加入武当派之后,才改的姓,我包括的这两个徒弟,原来并不是姓张的。”张重山笑道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江言点了点头,想来,这武当派经过多年的演变,门规也是改变,想要加入进来,得改姓了。不过,江言还是有一种做梦的感觉,忍不住问道:“前辈,这世上,真的有武当派吗?”

    张重山先是一愣,不明白江言为什么有此一问,继而一想,似乎是明白了江言问的是什么了,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,当然有了,我知道你为什么有此一问了,因为如今的武当山,早已经成了风景旅游胜地了,因此你怀疑是否真的有武当一派,其实,武当派是真实存在的,只不过,如今存在的形势,和以前不一样了,毕竟这是个新社会,是个文明社会,我们尚武一族的人,不太适合在这种新社会文明社会抛头露面了,因此,以一种地下秘密的形势存在了。其实不光光我们武当派,其他比如少林峨嵋等各大剑派,都是存在的,只是你们并不知道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武侠小说中所描述的其他各大剑派都是真实存在的?”江言又惊又喜的问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每一个华厦男人,从小到大都有一个武侠梦,而这种武侠梦,并不是自己有朝一日能习得高深武功而就圆梦的,真正的圆梦,是习得一身高深武艺之后,再去那书中所描述的武侠小说世界中,在热血江湖中行侠仗义快意恩仇。

    原本,江言只以为那种武侠世界并不存在,没想到,今天听张重山所说,那个武侠世界是真实存在的,只是以一种秘密的地下形势存在,他如何能不兴奋呢?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了,只不过,武侠小说中所描述的各大剑派,如今多数都成了旅游风景区,而我们大部分人都属于隐者,不适合待在那些热闹的地方,因此,各大门派的地址,都选择在各旅游风景区的隐秘地方,那些游客们,并不知道的。”张重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国术一脉,就全部都由你们这些各大门派所组成?”江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重山点了点头,“我们以前,其实也不算是我们以前,只是我们的祖先,他们都称之为武林中人,如今,武术就成了国术,因此,我们也就改名叫国术。”

    江言点了点头:“原来,之前我在武侠小说中所看到的一些高深功夫,都已经叫了国术了。想必武当的太极剑法,应该是国术当中最强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任何一种功夫,能达到什么程度,并不在于功夫本身,而在于使出这种功力的人,比如说,太极剑法经我使来,不是小兄弟你的敌手,可是,如果由我们的先祖张三丰用太极剑法与小兄弟你对敌,那么小兄弟就不一定是敌手了。”张重山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一定啊,如果真是张三丰,晚辈我肯定不是敌手啊!”江言也是一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对了,江言小兄弟,你知道我在使用太极剑法之前,和你比划的招数,是什么来路吗?”张重山突然神秘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前辈之前说这套剑法乃是一位朋友所授,并没有说明什么来路,只说叫什么无招胜有招的。”江言回忆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授我这套剑法的那位朋友,来自于华山派,这么提醒你,你应该知道这剑法的来路了吧!”张重山又笑道。

    “华山派?无招胜有招?”江言嘴里喃喃念着,忽然间灵光一闪,惊讶的道:“不会吧,你的意思是指?你刚刚所使的,是孤独九剑?”

    在小说中,无招胜有招,正是孤独九剑的精髓所在,而孤独九剑的创始人风清扬,正是华山派的。

    这套剑法,简直太有名了,而江言之前之所以没想出来,本以为是虚构的,世上并没有这门剑法,哪里知道,这居然是真的,而且经张重山一提醒,江言自然就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正是孤独九剑,江言,你可是打败了孤独九剑啊!”张重山对着江言笑道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