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:高明剑术(二合一章节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张重山面露喜色,说道:“好,那就叫无名剑法好了,对了,完事之后,这套剑法,我还得向你请教呢,你还得教教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!”一听张重山还要向江言请教剑法,张五张六倒急了,他们这些国术一脉的人,最讲究辈份的,江言可是比他们还年轻的人,如果师傅向江言请教剑法,那么传出去,会遭其他国术一脉的人笑话的。

    张重山眼睛一瞪道:“怎么?你们还有意见?向江言请教剑法怎么了?就因为他年轻,你们觉得他没资格?哼,我告诉你们,你们两个,比他都差得太远了,不仅我要向他好好请教,你们你也得向他好好请教!”

    见师傅不高兴了,张五张六只得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江言则是笑道:“老前辈,你这是什么话?你们,可都是我的前辈们,你们怎么能向我学习?不过,如果有时间的话,互相研究一下倒是可以的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互相研究互相研究!”张五张六听江言这么一说,顿时是大喜,其实,他们也是个武痴一级的人物,也想向江言讨教剑法,但是毕竟江言比他们年龄要小的多,如果直接说讨教,可能名声上有些不好听,但如果是互相研究的话,那倒就没什么的了。

    而江言主动也说互相研究,这让张五张六觉得江言是个大大的好人,一点架子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那张五说道:“师傅,刚刚有一事我们不明,还想向你请教一下,解开我们的谜团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有什么谜团?”张重山笑咪咪的问道,事实上,他刚刚和江言比剑招,也是有原因的:他知道自己这两个徒弟也喜欢研究剑法,因此,故意和江言比剑招,是想让他们看看,两个高手之间的过招,他们在旁边看,对他们的剑法提升,是很有益处的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张五和张六看得心有不解,证明他们刚刚确实在仔细观看,把自己也代入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和江言小兄弟,此前一直是比划着剑招的,虽然没有短兵相接,但是都是以招试招,以招式化解招式,可是,为什么到了后面,江言把剑收了起来,只用眼神去看你,而师傅您老人家似乎很惧怕江言的眼神似的,最终却承认输了,这又是为什么呢?”张五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难道你们没发觉,江言的眼神所到之处,看到的,都是我身上的各处破绽,最终我身上的破绽太多,他的目光所到之处,我的破绽无处可藏,只得认输了。”张重山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更加不理解了,他只是用眼光去看你的破绽,而并不是用剑去指向你的破绽,目光看破绽容易,可是,要是用剑去指向破绽,那可难得多了,如果真是打斗,他虽然能看出你的破绽,可不一定能破了你的破绽,你也没有必要认输啊。”张五不解的道。

    听张五这么一说,张重山和江言互相看了一眼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五,以你的境界,是不可能看出其中的关窍的,刚刚我们比试之时,起初是以招试招,但是到了后来,江言的招数更胜一筹,我的那些破绽,也是在他的进攻之下被逼而露出来的,如果真的是正式比招的话,他手中用剑乘胜追击,那威力,绝对比眼神的威力更惧有威慑性,因此,他用眼神,我得认输,如果他用剑,我更要认输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重山不住的仰天长叹,说道:“其实,我这套剑法,并不是我本门的剑法,而是一个多年老友传授于我,其实这套剑法并没有什么套路,讲究的就是无招胜有招,这么多年,我和那位老友,一直潜心研究,自觉这套剑法耍起来,单凭剑招而言,定可以是天下无敌,哪里知道,一遇上像江言小友你这样的剑法高手,就不堪一击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神情沮丧不已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这人如此痴迷剑法,又潜心研究,哪里知道,到头来,却是轻易被一个年轻后辈给击败,也难怪张重山心中不是滋味了。

    江言见状,恭敬的道:“老前辈,你过谦了,你的剑法是无招胜有招,而我是瞎打误撞,而我们只是比划招数,算不得数,我相信,如果真的真剑交手,我恐怕就不是敌手了!”

    张重山深深看了江言一眼,哈哈一笑:“年轻人,你拥有超高的武学,却是一点也不骄傲,这一点,十分的难得,你也用不着安慰我,输了就是输了,其实我只是感慨一下,还不算是绝望。再说了,刚刚我也说了,刚刚那套剑法,并不是我本门的剑法,只是我一个老友传授于我,因此,我还要用自己本门的剑法,和你比上一比呢,这样,才能分得出高下来!”

    江言吃了一惊:“还要比?”心想这个剑术痴者如果一直想这么比下去,也不知道比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。

    张重山看了江言一眼,知道他在想什么,笑道:“你放心好了,就只是比这一场了,无论输赢,我一定答应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江言只得点了点头:“老前辈,不知道这一回,你想怎么比?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我们就实打实的比一次吧,我们就以手中的枯枝当剑使,不过,还是不要使用内劲,以免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!”江言也是爽快的点了点头,他也希望是点到为止,不伤和气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张重山微微一笑,然后,右手上的枯树枝枝尖指向着江言,身体微微右转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江言见了,知道这应该是某一种剑法的起手之势,心中暗暗佩服,要知道,这种起手之势,进可攻,退可守,而且,自己也看不出破绽所在。

    这套剑法的威力,应该要比之前张重山耍的那套剑法更要强一点,因为刚刚那套剑法,虽然精妙,但是一开始,江言就能看出一些破绽来,而这套剑法,江言居然一点破绽也没看出来。

  &n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