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:以一敌二(二合一章节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
    那张五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了,心想这小子太猖狂了,他这是占着他武功高,因此指哪打哪啊,之前,看来是我多虑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五气呼呼的道:“这一次又是我的疏忽,再来!”

    “好,记住了,这一次,我还打你的后背!”江言说着,身形再一次朝张五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张五可真长了心了,心想这小子指哪打哪,真的打我后背,这一次可不能再让他打着了。当下他全力防守着自己的后门户,哪里知道,这一次,江言快如闪电的欺到他的身边,当胸一掌,直接就一掌印在了他的胸口,由于自己这一次全神贯注防着后门户,结果,江言这一掌是打得轻轻松松。

    江言再一次得手之后,又是停在一边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那张五简直是被给打蒙了,盯着江言气愤的大叫道:“你刚刚不是说,要打我的后背吗?怎么又击我前多了?”

    江言大笑道:“习武之人,就应该知道虚虚实实,我说打你哪里你就信了?之前两次,你不是不信吗?怎么这次又信了呢?我打中了你,只是因为你技不如人,而不是我的话时真时假!”

    那张五这才知道又被江言给耍了一次,气得哇哇大叫,而就在他怒不可遏之时,耳边突然钻进一个细细的声音:“小五,难道你没看出来吗?这个年轻人,是在故意激怒你,之前你对付另外一个年轻人时,用的就是这种套路,如今,你自己怎么能往套里钻呢?”

    那张五怔了一上,随即一脸的恭敬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哪,一旦遇上打架的事,就容易激动,所以我才不让你和人打架。”那个细细的声音继续道:“你一打架,就把我之前教导你的全部忘了,他强任他强,清风拂山岗,他横任他横,明月照大江,这几句口决你根本就没记住,意思是指,你既然和别人打架,就不要被外力所干扰了,做好你自己的事,你管他说打你哪里?他打你前胸,你就守住前门户,打你后背,就守住后门户,其他的事就不要管了,这样的话,他如何能戏耍到你?”

    那张五听到这里,顿时是满脸的喜色,他知道,说话的这人,是在指教自己呢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奇怪的是,旁边的人均是莫名其妙的盯着他,因为见他打架打好好的,突然一副聆听的样子,因为,其他人根本就没听到有人说话,他怎么摆出一副聆听的样子,而且面部表情丰富,一会儿尊敬,一会儿狂喜?

    原来,这是他们国术一脉的一种神奇的功夫,叫作传音入密,也就是说,施与者和被施与者说话,只有被施与者一个人听得到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个年轻人是我所见过的能量最强的一个,而且,我也看不透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强,我想,你应该不会是他的敌手,别以为他刚刚戏耍了你,事实上,如果不是他功夫高出你太多的话,他根本就耍不到你的。”那个细细的声音继续道:“我一会儿再传音入密给你的师弟,你们两个齐上吧,否则,必败无疑,你们两个联手,或许还有取胜的机会。不过,记住了,千万不要像刚刚那样下重手,我们国术一脉的人,和隐世一族的人,向来井水不犯河水,这么多年,我们的责任就是监视他们,但并不代表可以和他们起恶,不要因为一场斗争,打破了两族之间的平衡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完之后,这个声音,就再也没有出现了。

    那张五心中不由的一阵感动,同时也是一阵后怕,原来师傅居然跟他们师兄弟俩一起来了,而且就躲在这周围,甚至还给自己传音入密了。

    幸亏,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太出格的事,否则的话,一顿师训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刚刚自己虽然犯了大错,但是看得出来,师傅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,见到自己被人戏耍,便看不下去了,才传音入密给自己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也明白,江言之所以能戏耍自己,正是因为武功比自己高出太多的缘故,他心中多少对江言有些忌惮,只不过,如今知道师傅就在一边给自己掠阵,顿时精神大振,对江言说道:“你那种小把戏,已经戏耍不到了,咱们再来比过!不过,我承认不是你的敌手,我得找个帮手。”

    江言心中奇怪,之前自己已经激怒他了,怎么这么会儿功夫,他就立马想通了似的?这么快就平息了怒火了?而且,刚刚还是一副受教的样子,难道是有人和他说了什么吗?

    不过,并没有人在他身边和他说过什么啊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张六走了过来,朝江言拱了拱手:“小兄弟,我们师兄弟二人联合起来和你切磋切磋,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想来,他已经得到恩师的传音入密,吩咐他和师兄一起斗江言了。

    江言点了点头,见这对师兄弟的态度突然变得如此严肃认真,便也谦虚的道:“两位先生技艺高超,切磋的时候,还望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先并不用真力,见招拆招,比试一下招数点到为止如何?”这时候,张五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江言又是愣了一下,要知道,之前自己气张五戏耍自己带来的三大高手,因此才戏弄他一次,已经把他给气得哇哇大叫了,这个时候,他应该要找自己拼命才对,怎么他突然变得彬彬有礼,用这种平和的比试方法了?

    江言敢肯定,一定是有人在旁边指点他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江言就奇了怪了,到底是谁在指点他?

    江言仔细观察,突然间,江言似乎看到了什么,然后,便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难道是这样?他心中想着:这不太可能啊,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?真有这样的高手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言并没有动声色,点了点头:“好啊,这样比的话,也不会伤和气,还能分得出高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请了!”张五摆了个姿势,对江言说道:“我们师兄弟联手,因此,你先出招吧。”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