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:出现(二合一章节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里有人?”长平英和江雷江啸等人更加的奇怪,他们的感知能力也不差,他们刚刚可没感觉到有人的存在,不过,想到江言的功夫高出他们太多,感知能力也更强。江言能感知得到他们感知不到,也很正常,便朝四周打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条小巷子很长,不过年代久远,似乎鲜少有人经过这里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阵脚步声从小巷子的转弯处传来。

    长平英江雷江啸等人一阵警惕,这个时候,有人出现在这里,简直是太突兀了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来人是谁之后,几人均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原来,是个捡荒者,这个拾荒者是个老人家,老人大约六七十岁的年纪,戴着顶草帽,手中拎着个袋子,正在小巷子中央的一个垃圾桶里翻着什么。

    拾荒者见到有人朝这边看,朝江言等人打量了几眼,然后,继续翻着垃圾桶里翻着,跟着,面露喜色,像是捡到什么宝贝似的,赶紧从垃圾桶里拿出一件东西往自己袋子里塞。

    这种城市里,像这种拾荒者太多了,国术一脉的人,总不会化妆成这样的吧。长平英等人,又是四处打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只有江言,则是一直盯着拾荒者,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。只是突然之间,江言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目光不禁从拾荒者身上移开,朝巷子口看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刚是在叫我吗?”这时候,巷子里陡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众人赶紧朝巷子口打量而去,只见一个中年人站在巷子口,正冷冷的盯着几人呢。

    中年人中等身材,一脸的油腻之色,虽然此刻面色有些冷峻,不过,看得出来,这应该是个生意人。

    “刚刚就是你在偷偷盯着我们?”长平英同样冷冷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叫偷偷盯着你们?这地方,是你们的地盘吗?我只不过是刚好路过这里而已!”中年人语气冰冷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一直跟着我们干吗?”这时候,江雷向对方一抱拳。

    江雷突然之间,变得有点客气,那可是有原因的,他知道这个人来头不小,因为,这个人什么时候到了巷子口,自己居然都没发现,这个人,很有可能就是国术一脉的人呢。

    “哼,占着有点武艺,就随便教训人,那王昆和你们有什么仇恨,你们居然还去砸他的场子?你们如此多管闲事,居然还好意思质问我为什么跟着你们!”那个人朝江言等人靠近了几步,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江雷等人更加的吃惊,听他这意思,在刚刚自己一行人在教训王昆的时候,这个人分明就在旁边啊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一点迹像都没有?

    听这人说话的语气,再想到之前长平家族两位百岁老人所说的,江言心中不禁一阵激动:终于找到正主了。

    他能不激动吗?要知道,很有可能,就是他们囚禁了自己的父亲,如今终于找到他们了,总算是可以找到自己父亲的下落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言故意问道:“怎么了?那王昆欺男霸女,占着有点势力,就乱收保护费,影响了这一带的治安,我们教训他,难道还教训错了不成?你这么为他说话?难道是和他一伙的?是想替他讨回公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那中年人啐了一口:“我怎么可能会和王昆那种人是一伙的?我只是想告诉你们,即便是王昆再是恶霸,也有当地的法律治裁他,用不着别人多管闲事,尤其是你们这种人,更不要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种人?”江言眼睛一亮,却故意问道:“我们是哪种人?难道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的来历,我当然知道了,你们这种人,来我们的世界,玩一玩倒也可以,但是,多管闲事的话,那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是好笑,天下人管天下事,我们路见不平,教训一下当地的恶霸,有何不可?你说那个王昆由当地的法律来治裁他,可是,他为恶了这么久,有人治裁他了吗?既然没人管,我们当然要出手教训他!”江言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就算没人管,也轮不到你们这些人来管!我现在来,只是警告你们,你们从哪里来,回哪里去,不要在我们的世界里胡闹,否则,我会对你们不客气!以前,我也碰到过你们这样的人,最后,还是被我们给赶走了,因此,不要逼我出手!”那中年人挥了挥拳头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江言不禁是愣了一下,打量了他几眼,见这人有点小肚腩,往远处一看,不远处停着一辆小贩车子,心中不由的一动,心想难道这么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言故意道:“呵呵,原来你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?那你倒是说说看,我们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隐世一族的人嘛。”那中年人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我们是什么人?那么,你们又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哼,我只要知道你们是什么人就行了,只要知道你们不要在不属于你们的地盘上闹事就可以了,其他的事,你不用知道太多,赶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你不用介绍,我也知道你是什么人。”江言突然一笑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愣了一下,“你们知道?你倒是说说看!”

    “你是国术一脉的人对不对。”江言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不禁微微吃惊,也是脱口而出:“咦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不仅知道你是国术一脉的人,而且还知道你叫什么,你叫张六对不对?你是个炸羊肉串的。”江言继续笑道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更加的吃惊:“咦,你这个小子难道有妖术?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?还知道我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仅知道你叫什么,而且还知道,你有个师兄,叫张五,是个卖鱼的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今天吃的惊肯定是比饭多了,然而江言接下来的话更加的令人惊讶了:“张五,你出来吧,用不着鬼鬼崇崇的,我都闻到那股子鱼腥味了。”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