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061章 真正的原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和袁守城的分别的来的极其突然,刘迁一个人站在越陆的平原上面居然生出了一丝茫然的感觉,感觉天大地大,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去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袁守城的担心是正确的,离开才是最正确的做法,现在自己最应该做的事情,就是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,暗裔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,为什么他们用的也是华夏的语言。

    刘迁看了看地图,在来越陆之前,他也在战舰上面了解了一些关于越陆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越陆上面的局势还是十分复杂的。

    在越陆上面除了大夏和魔族两个最大的势力之外,还有很多小的势力,这些势力基本上都是大夏的人族,和魔族里面的人一些种族创建的,但是他们对于自己本来的地方没有多少归属感,是在几十年前大开拓的时候留在这块陆地上面的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小势力遍布了整个大陆,大夏和魔族都没有精力去理会这些小势力,所以让他们短暂地生存下来了。

    刘迁看着地图,上面没有大夏现在所在的军事基地,但是一些其他势力的聚居地还是有的,刘迁就打算找一个这样的地方,暂时落落脚。

    东方不远处就有一个小镇。

    刘迁改头换面,换了一个外套,一个兜帽把他的容貌遮挡地严严实实,刘迁朝着那个小镇而去。

    虽然是在战争时期,但是这个小镇还是颇为热闹的,毕竟战争还是在大夏和魔族之间,和他们这些人的关系倒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刘迁默默走进了小镇,在走在大路上的时候,就感觉到了很多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,有一些人的目光里面暴露出很明显的敌意,刘迁倒是无所谓,这些人实力平平,应该就是一些心性凶狠一些的人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,根本没有法律,拳头大的人自然就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刘迁只是走在大街上面,但是余光也已经看到了,在一些简陋的小巷子里面,似乎有一些尸体露在外面了。

    他走到了一间看起来像是酒馆的建筑面前,外面的走廊上面还有几个人一脸挑衅地看着刘迁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醉汉手中拿着一个酒瓶,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刘迁,打了一个酒嗝道:“妈的,大白天的还蒙着脸,装什么神秘啊,难道还是一个女人不成?”

    说着,醉醺醺地上来就要撤掉刘迁的兜帽,刘迁微微抬头看了这个人一眼,在刘迁的眼神之下,这个人感觉全身上下都是冰冰凉的,一动也不动了,但是即便如此,刘迁也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他,一拳打出,看上去似乎波澜不惊,这个挑衅的人甚至身体都没有移动一下,看上去刘迁的拳头似乎只是贴了一下这个人的小腹。

    但是在刘迁走过这个人的时候,他依然没有动,边上几个看好戏的人目光都锐利了很多,一直到刘迁走进酒馆的门之后,才把视线放到了那个挑衅刘迁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过去许久这个人依然没有动。最后有一个人起身探了探醉汉的鼻息,沉声道:“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在醉汉身上摸索了一下,声音里面带上了一丝惊慌。

    “他的内脏和骨头已经全部碎掉了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醉汉的身体也失去了最后一点支撑他的力量,整个散架,在地上的只剩下一堆皮囊。

    众人的脸色都是一变,一下子变得寒噤若蝉。

    而刘迁则没有理会外面的变化,走进了酒馆之后直接来到了吧台,吧台上面是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的人,他随意地打量了一下刘迁,笑道:“要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刘迁摸出了几个金币,这种大夏的通用金币在这里也是行得通的,而且十分受欢迎,这个酒保笑着收掉了几个金币,问道:“你想要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,最近有什么大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刘迁改变了自己的嗓音,变得低沉了一下。

    酒保点点头,这样的地方本来就是消息流通的地方,他们这些人虽然不是神通广大,但是对于各种各样的消息,都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最近夏国和神族之间的战争客人应该是知道的吧。”

    大夏这边一向是称呼敌方为魔族的,但是魔族自己当然不可能叫自己是魔族的,他们对外的时候,一直都是称呼自己为神族的。

    这个酒保当然就选择了两边都不得罪的叫法。

    刘迁心里一动,点点头道:“自然是知道的,不过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发生了这么大规模的战争,神族好像投入的力量太多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酒保目光一闪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