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章 土地爷放屁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(胖子寄语:只有学会在蝇营狗苟的尘世中,为自己悄悄保留一颗童心,我们才算真正拥有一分安详,一分平和,一分幸福,一分快乐——好了,开始——)

    “卡——今天拍摄任务结束,收工——”随着小胡子导演一声令下,摄影棚里面立刻兵荒马乱。演员们开始卸妆换衣服,剧务则忙着归置七零八落的道具。

    小胡子在马夹兜里开始翻烟。兜太多,翻到第八个的时候终于拽出来一个皱皱巴巴的烟盒,美美地吸了一口,然后问走过他身旁的一个剧务:“那个当群众演员的小胖子咋还趴着呢?”

    “胡导,公共场所禁止吸烟——”剧务吸溜一下鼻子,然后从屁兜里面拽出半根雪茄,横在鼻子下面嗅了一下,点着喷了一口:“会不会是刚才打斗那场戏演员太投入,把他打晕了?”

    咳咳咳——小胡子被劣质雪茄呛得咳嗽几声,跑过去扒拉那个胖子两下,嘴里还嘟囔着:“群众演员没保险啊——”

    高升激灵一下子醒了,揉揉眼睛,迷迷糊糊爬起来:“收工啦,胡导,明天俺还来不?”

    睡着啦——小胡子导演放下心来,嘴里数落道:“平时少吃点好不好,养得又胖又懒,拍戏都能睡着,真有你的。工钱减半,爱来不来!”

    高升其实并不太胖,差好几斤才到二百呢,而且长得胖乎乎也挺可爱,小眼睛倍儿亮,笑起来还有俩酒窝。记得上小学那会儿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胖墩,不过25岁还这样,就多少有点不招人待见。

    “又减半——那中午的盒饭能不能管饱啊?”高升有点小郁闷,一边跟着导演往外走一边磨叽。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啦——”小胡子是刀子嘴豆腐心。

    “谢谢胡导,赶明个请你撮一顿。”高升从兜里掏出一个外壳磨得锃亮、屏幕贴着好几层透明胶布的破手机瞧了一眼:“哎呀呀,过点了,赶紧接孩子去!”

    说完,忙忙活活地推出来一辆古董级的二八大金鹿,飞身骑上去,猛蹬一脚,就听咔嚓一声,掉链子啦。

    看着胖子撅着肉墩墩的大屁股上车链子,胡导也好奇地问了一句:“你是叫八斗吧,都有孩子啦,够超前的,娃子几岁了?”

    高升高八斗闷着头:“胡导你是问老大老二还是小三?”

    小三——这小子太不像话,连小三都有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高八斗终于上好了车链子,搓搓黑黢黢的手指头,飞身跨上自行车:“胡导明个再聊,赶时间呢——”

    嘀嘀嘀——几辆精致的小轿车从高八斗身边驶过,是剧组的那些小女星,开的小车一个比一个后屁股翘。超越高八斗的时候,还都一加油门,屁股后面故意喷出一股烟。

    土地爷放屁,神气个啥,早晚你们这些小娘皮都得叫动画片导演划拉喽——高八斗玩命蹬了几脚,看到前面路中央有个交警,于是渐渐放慢车速——昨天抓他超速的好像就是这家伙,太没人性啦。

    等高八斗赶到“福星幼儿园”的时候,已经夕阳西下,阳光铺在喧嚣了一天的城市,竟然也显出几分慵懒和宁静,或许都累了吧……

    “老得(爹)——”

    “老爸——”

    “老——豆——”

    三声童音如同天籁,将高八斗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。他的胖脸立刻变得比夕阳还要灿烂:“粱子,小米,豆豆,你们都乖不乖啊?”

    高粱虎头虎脑,是高八斗的大儿子,就是上嘴唇有个大豁子,一直通到鼻子,老百姓管这个叫“兔唇”;高小米是个小丫头,脑袋上梳着俩朝天辫,脸蛋上胖呼呼的,大眼睛毛嘟嘟,脸蛋上的酒窝跟她老爸有几分相像,只是朝高八斗跑来的时候,一脚高一脚低,步履很是蹒跚。而高豆豆是最像高八斗的一个,胖呼呼的也是小眼睛,只不过眼神有点散,脸上总是挂着莫名其妙的笑容——他是一个先天愚型儿。

    这就是高八斗的三个孩子,在他眼里都很可爱,但是同样都有致命的生理缺陷。当然,要不是因为这个,他们也不可能组成这么一大家子。

    “老爸,你怎么才来——”高小米扑到高八斗的怀里,用袖子在他胖呼呼的大脸蛋子上擦拭着,八斗兄心里立刻凉丝丝的,闺女就是小棉袄啊。

    感觉到轻柔的脚步声,高八斗站起身,脸上露出歉意的憨笑:“小张老师,俺又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是很清纯的一张笑脸:“没事,在打扫教室的卫生呢,高粱和小米真懂事,都知道帮我干活呢。”

    小张老师才十八岁,梳着齐耳短发,眼睛很清澈,身上散发着青春和朝气。高八斗始终认为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